网赚合购7岁网红年赚1.5亿,遭美国贸易委员会调查,被指控涉嫌不当营利!

作者:在家里怎么赚钱日期:

分类:在家里怎么赚钱

“该拆包了!让我们打开它,看看里面有什么玩具。!”“哇!多大!”这是美国互联网红人瑞安和他母亲在与粉丝分享开箱体验时的对话。

今年7岁的美国互联网红人瑞恩通过玩玩具和分享拆包体验在互联网上变得流行起来。2018年,他的年收入达到22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网上赚钱,超过许多知名的互联网红人,成为社交媒体的收入冠军。虽然瑞安不是很老,但他对玩玩具很有热情。他从盒子里拿出来的任何玩具都会立即被抢购一空。

当被问及“为什么你认为所有的孩子都喜欢看你的电影?”瑞安自信地回答,“因为我既有趣又有趣。”事实上,当我们小的时候,我们羡慕隔壁孩子玩的新玩具。用同龄人天真的语言描述玩具更容易引起孩子们的好奇心。瑞安粉丝的母亲曾透露:“我女儿每天都想见瑞安,几乎整天都在看他的电影。”这表明瑞安是多么受孩子们的欢迎。为了支持孩子们的“事业”,并保住收入冠军的位置,瑞安的父母也辞掉了工作,全家人都致力于卖玩具。然而,由于树木非常受欢迎,瑞安也遇到了一些麻烦。

据国外媒体9月10日报道,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决定对瑞安进行彻底调查,因为该委员会怀疑瑞安故意削弱赞助商的广告内容,并利用分享玩具的机会打击虚假广告。这让瑞安阳光灿烂的“玩具天才”形象受挫。甚至瑞安的父母也被指控不当牟利,并正在接受调查。

拍摄玩具视频并分享它们是培养孩子口才和勇气并记录他们成长的好机会。然而,这个7岁的孩子在思想上仍然不成熟。为了过早接触商业利益而用金钱来束缚增长显然是不合适的。瑞安是否参与虚假营销仍不得而知,但人们希望瑞安的父母会调整他们教育孩子的方式,让他们拥有一个纯净的童年。

如今,网络红色经济正在流行。不仅瑞安,而且我们国家的许多人才都通过各种主要的互联网平台脱颖而出。李佳琪就是其中之一,他曾经现场销售商品,绰号“口红一哥”。“哦,我的上帝”这个词可以让数百万粉丝愿意捐出他们的钱包。他推广的所有美容产品在网上和网下都缺货。然而,李佳琪的成功也是努力工作的结果。没有人可以一年到头每天晚上做200次口红测试。

至于悉尼朱陈晖,她不仅是王思聪的前女友,还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她的网上服装店年收入超过1亿元,这表明悉尼不仅美丽,而且有商业头脑。然而,悉尼的成功来之不易。我们无法理解悉尼承受的压力,从拥有3000元风险基金的大学生企业家到收入数亿美元的美容老板,从被忽视的小网店经营者到拥有庞大粉丝群的电子商务专业人士。总之,每一次成功都来之不易,每一次进步都值得鼓励,我们必须更加努力。(这篇文章最初是由文学界的“庞迪”作者写的,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零投资网上赚钱网红年薪百万?市场调查:仅20%的头部网红在赚钱

红色年薪净额百万?

红色景汉清短片网。

红色互联网的出路

1

在拥有1200万粉丝的95年后,这个男孩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四川95后男孩韩晶·青在网络上拥有超过1200万粉丝。在互联网上,他是一个“年收入百万”的爆炸性知识产权。在生活中,他是一个害羞的大男孩。

“我从2014年开始制作短片。我只是一种爱好。”遂宁男孩景汉卿大学毕业,独自北上漂流。每天晚上下班后,他会抽出两三个小时制作短片。“我没有其他爱好,制作短片是我的全部爱好。

然而,在最初的三年里,制作短片并没有给荆汉卿带来任何收入。

自2016年以来,短片浪潮逐渐兴起。荆汉卿越来越多地证实,他想走自己职业生涯的短视频之路。从那一年开始,他坚持每天更新一段短片。

经过两年的积累,荆汉卿的收入从每月几千元变成了几万元。同时,他积累了大量的短片创作经验。2018年下半年,他召集了六七个朋友,注册了自己的公司,开始了他的视频商务旅行。从单枪匹马到团队作战,景汉卿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个质的变化。

王鸿出口2号在王鸿孵化公司避难,90后女学生瞄准母婴领域。

除了选择像荆汉卿这样建立自己的公司之外,大部分网红的出路是另一种方式——加入专业的MCN公司,俗称网红孵化公司。

成都90后女孩李京海怀孕5个月的时候,她在一个内容平台上写了一篇关于母婴科普的文章,受到了MCN机构的吸引。之后,她成为了MCN手下的签约艺术家。

“我最初学习广播和主持,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主持人。”李静告诉记者,自2018年11月以来,她一直承载着大量的流量,并开始在微博上制作短片。

“操作模式很简单。拍摄内容由平台规定。我拿了一些简短的视频材料,并把它们送到平台上。专业人士帮助编辑它们,主要针对母亲和婴儿的创作内容。”在被一个专业组织打包后,李静的微博粉丝数量在半年内上升至20万左右。

谈到他为什么要做这份工作,李静说,他主要关注作为细分的“母子”的创作。李静认为,与直播领域相比,短视频内容创作时间更自由,可以专注于一些高质量的内容,但许多短视频细分领域仍然是一片蓝海,比如母子内容创作。"

谈到短视频兑现,李静说,短视频博客的主要收入集中在广告和销售商品上。尽管没有具体的数据披露,李静说,“他们挣的钱没有外界说的多。”

市场调查

只有20%的人在赚钱

根据易观的《2017年MCN短视频产业发展白皮书》,2017年中国互联网泛内容MCN机构数量达到2300家,预计2018年将达到4500家,其中73%是MCN短视频机构。2018年,将有3,300个MCN短片机构。

作为MCN的一个短片组织,成都洋葱集团孵化了包括办公室小爷、德古拉·K、七个叔叔和爷爷在内的知识产权,并建立了自己的知识产权矩阵。凭借其内部网络红色孵化机制,成都洋葱集团甚至可以在一个月内孵化出爆炸性的IP。

即便如此,洋葱联合创始人聂杨德也透露,在公司内部,网红的消除机制也非常激烈。并非所有的净亏损都能赚钱,而且只有10%-20%的头组能赚钱。

作为短片爱好者,荆汉卿很乐观。他认为,对于内容企业家来说,他们仍然依赖创新的内容。面对短视频领域内容企业家的不断涌入,荆汉卿似乎没有感受到压力。

他认为,未来仍有很大空间挖掘短片。随着互联网技术和5G的普及,网上赚钱,表达形式会越来越多样化,时代会变,思维方式也会变。然而,最终的核心仍然是制作高质量的内容。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